第三届杭州房车露营展览会
大获全胜 扎克伯格如何赢得与议员的当面对峙

点击次数:25 更新时间:2018-04-12

腾讯《深网》 纪振宇 4月11日发自硅谷

并不是扎克伯格表现地多好,而是议员们的表现太差了。

在经历了连续两天马拉松式的国会议员“拷问”后,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给外界留下了表现“超出预期”的印象,Facebook的股价甚至在第一天出现了过去两年来最大的单日涨幅,扎克伯格个人身家也在当天结束后暴涨近30亿美元。

国会会议厅自然不是让扎克伯格感到舒适的场所,为了准备这两场听证会,扎克伯格提前一天便来到了华盛顿特区,4月初的华盛顿依然春寒料峭,这里的人们大多身着深灰色大衣,神情肃穆,行色匆匆,这里与明媚温暖的加州完全是两个世界,这并不是他能够穿着T恤短裤,和妻子孩子在自家后院烧烤做线上视频直播,与成百上千万Facebook用户轻松聊天的时刻。

他不得不穿上为他量身定做的深蓝色修身西装、系上领带,端坐在摆放着名牌“Mr. Zuckberg”的桌子后面,与几十名参议员,上百名媒体记者共处一室,熬过接下来长达5个半小时的听证会。

“他很紧张,但他显得信心十足,”现场的一名人员这样描述,“他是一个聪明人。”

还未落座,扎克伯格就被数十名现场摄影记者围成的人墙所包围,他全身上下的各个角度,动作神情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无情地暴露在冰冷的镜头前。

但扎克伯格显然是有备而来,坐在听证席上的他保持上身挺直,对每一个问题都认真倾听,与提问的议员进行眼神接触,他改掉了过去回答问题时都先加上“so”语气词的习惯,而是先以“Senator”(参议员),“Congressman”或“Congresswoman”(议员)来称呼向他提问的对方,然后再作答。

他的桌上摆放着他的团队为他提前准备好的应答提纲,在听证会中场休息的间隙,现场媒体拍到了其中一页内容,厚厚的一叠纸上基本涉及到了所有他们能事先想到的议员们可能问到的问题,他的座椅放上了厚厚的垫子,或许也是团队为他精心准备的,为了让他在镜头面前显得更高大,更符合在危机时刻的领导者形象。

尽管时不时咽下口水,表情尴尬或频繁举起水杯,但出现在国会的扎克伯格,并不是我们过去所熟悉的那个穿着灰色帽衫,语速飞快,说着“快速行动,打破一切”的年轻创业者形象,而是一位训练有素,应对自如的CEO,这是一家正处在危机中的公司所需要的领导者的形象。

反观听证会上坐在扎克伯格对面的数十名国会议员,他们的表现却让人大失所望,或者说,人们从来就没有对这次听证抱太大期望,数十个问题暴露出了这些政治圈人士与21世纪科技圈完全的隔阂,他们与扎克伯格之间的许多问答,双方仿佛是在各自语境体系下的自说自话,出现了许多难以言状的尴尬时刻。

例如,一名议员问“如果用户不用支付你提供的服务的话,你如何维持你的公司经营?”

扎克伯格停顿片刻,说,“参议员,我们卖广告。”

“哦,是这样啊。”这位参议员说。

有一位议员说,“我13岁的儿子查理是个活跃的Instagram(Facebook旗下图片分享应用)用户,他让我确保今天提到他。”

另一位议员说,“如果我通过Whatsapp(Facebook旗下即时通讯应用)发邮件,这会让广告主知道里面的信息吗?”

议员们的许多问题,暴露了他们对一些最基本互联网常识或Facebook这家公司的无知,Twitter上的一名用户甚至嘲讽说,“这些议员的平均年龄已经100岁了。”

整场听证会,议员们的问题还缺乏重点,往往漫无边际,围绕着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兜圈子。

在议员们“不给力”的问题下,扎克伯格也得以完全依照此前团队所设计的策略,有条不紊地完成这两天的既定任务:承认错误,道歉,具体问题不做肯定或否定的回答,交给团队后续跟进,不做承诺,不否定目前的商业模式,不表现地过于贪婪。

Open MIC组织执行总监Michael Connor评价称,扎克伯格的听证会表现仅能算“勉强通过”,谈不上“优异”。这家代表Facebook投资者的机构在听证会开始前一天公开呼吁扎克伯格辞去Facebook的所有职务。

听证会的发起,源自Facebook大面积用户数据泄漏事件的爆发,由于爆料人称大数据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从Facebook获得的大量用户数据,进行精准政治广告投放,以影响政治活动,事件可能涉及到8700万Facebook用户,其中大多数人位于美国,这些都引起了华盛顿的关注。

这场事件的另几个关键词是“俄罗斯操纵”、“美国总统选举”,这些已经触及到美国国家安全和核心利益。出于对各自选区选民的责任,这场听证会在所难免。

但参加听证会的国会议员的表现,或许连“通过”的标准都达不到。听证会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这些立法者们能够更好地了解情况,最终至少能够形成对于某些现存问题的一致看法,并通过立法程序加以解决,尽管扎克伯格本人在听证会期间也明确表达了愿意接受“正确的监管”的态度,但至少从这两天的听证会现场情况来看,要达成上述目的的希望渺茫。

另一个尴尬的事实是,参与听证会的近百名议员,大多数都直接或间接接受过Facebook的政治捐款。在过去12年中,Facebook总共投入了700万美元用于政治捐款,从2014年至今,对扎克伯格质询的议员总共从Facebook获取了超过64万的政治捐助。

两天的听证会被一名Twitter用户评价为“走过场”,没有“实质意义”,如果说第一天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还不时露出紧张的神态,第二天的他则完全神态自若,当主持整场听证会的议员提议休息片刻,扎克伯格回答说,“要不再来几个问题?”美国新闻电视网CNN评价道,两天的听证会,扎克伯格得以全身而退,毫发无伤。


主办单位
同期举办
杭州国际改装车展
杭州国际汽车后市场博览会
联系我们
400 0576 618
dw@dwexpo.com
杭州市萧山区宁围街道
左右商务中心1幢13F
© 杭州房车露营展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08103815号
PowerBy:魔方搭建网